首页

AD联系:3171672752

凯时国际

时间:2020-02-28 01:26:22 作者:ca88 浏览量:50142

AG,只爲非同凡響【ag88.shop】凯时国际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见下图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见下图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如下图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如下图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如下图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见图

凯时国际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凯时国际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1.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2.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3.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4.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凯时国际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a8体育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环亚官方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凯时国际

国际能源署:五年后再生能源可望追上燃煤发电 并列主要供电来源....

环亚官方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环亚手机版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相关资讯
ag8环亚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凯时国际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即时比分

根据Carbon Brief对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再生能源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未来五年内将快速成长,有机会追上全球燃煤电厂输出量,两者并列2024年全球电力结构的最大贡献者。

本分析以IEA的“加速情境”为基础。在此情境中,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的总容量在未来五年内将增加60%以上。IEA预测,即使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也可能增长近50%。

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由于成本下降,太阳能光伏(PV)和风力等技术已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的核心。两者持续成长对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和扩大能源生产至关重要。”

地面太阳光电示意照片。来源:Adolfo Cj/Pixabay免费图库

IEA的基本情境再生能源预测过去一直低估了成长速度。不过,即使在加速情境下,IEA预测再生能源的电力成长仍将无法跟上整体需求的成长。

这表示化石燃料发电仍须成长,连带电业的碳排也会增加,无法照着全球气候目标迅速下降。

再生能源快速成长

在基本情境下,IEA新发表的2019年报告预测,到2024年的五年内,全球再生能源容量将增长近50%,如下图所示(红线)。

这表示全球水力、风力、太阳能和生质能容量将从2018年的2,501 GW(百万千瓦)增长到2024年的3,721 GW。这1,220 GW的增加相当于美国现今的整个电力系统。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基本情境,全球可再生能源产能将在5年内扩大50%。此前的基本情境增长预测被低估了:2019年的“加速”增长将超过60%。

在基本情境下,风力和太阳能装置容量将增加近一倍,占所有再生能源增长的85%左右,其中水力的装置容量占十分之一,生质能装置容量占4%。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图所示,IEA的基本情境历来皆低估了成长速度。因此,IEA考量政策条件越来越有利以及成本下降的比预期更快,上修了预测结果。

在IEA追踪的一系列竞标案中,2014年太阳能成本为每一千度电(MWh)160美元,2023年启用的设施则下降到平均每一千度17美元,陆域风电成本则从2014年的每一千度65美元下降到到2023年的30美元。

IEA在2019年预测加入了“加速情境”,如上图虚线所示。在这种情境下,2024年再生能源容量将增加60%以上,达到4,036 GW,五年内将增加1,535 GW,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目前的设备总和。

这并不是IEA首次对五年预测提出多重观点。

例如,早在2016年,IEA的基本情境就预测到2021年将增加约826GW的再生能源容量,而加速情境下将增加1,061GW。从2016年开始的加速情境预测与2019年的基本情境预测非常接近,在2016-2021年间增加了1,096GW。

成长数据向上修正

IEA预测报告涵盖41个国家/地区,是针对世界各地市场、政策和电力系统前景进行的下到上详尽分析。

IEA 表示,容量增长预计将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其中中国占40%、欧洲占17%、美国占11%、印度占9%。在IEA基本情境中,这些数字加起来占全球成长的五分之四。

如前所述,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一直以来超过IEA基本情境下的预期增长。IEA 基本情境往往预测未来的年增量保持在相似的水平,而非每年持续成长。

下图以红色表示自2006年以来每年全球新增的再生能源容量,而每年的基本情境预测则以蓝色表示。

与往年一样,IEA再次提高了未来五年的成长预测,将其原本预期新增的容量再上修14%。去年,IEA预测2018年到2023年的五年将成长1,070GW。今年预测2019年到2024年的五年将成长1,220GW。

报告主要作者、IEA 再生能源资深分析师巴哈尔(Heymi Bahar)表示,此次向上修正的原因是政策更优惠和成本更低,两个原因各占约一半。

在政策方面,巴哈尔指出欧盟在欧洲进行一系列新的再生能源竞标,这些竞标是在各国开始加紧追赶2020年目标及欧盟2030年目标确定后发起的。在中国,电网扩张和市场改革减少了因为电网容量不足或供应过剩而浪费的发电量。

从上方图中的红线可以看出,2018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成长平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变化。这个停滞现象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每年新建的再生能源容量没有超过过去的水平。

2018年期间,中国开始果断地从固定电价趸购制度(feed-in tariffs)转向竞标制度,提供最低价投标者固定的资金或容量 。

包括IEA去年的报告在内,各界普遍预期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市场的政策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将影响全球成长。然而,正如今年的资料所显示,尽管中国发生小幅下跌,其他市场的强劲成长推动了全球趋势发展,整体保持稳定成长,而非预期的下降。

第一名

再生能源扩充的速度已经限制了许多国家的化石燃料发电前景,蚕食其市占率,并改变了批售价格跨日、月和季的变化。

尽管如此,全球电力需求成长让化石燃料发电量持续成长,增加了该产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此外,煤炭仍稳坐其全球最大电力来源的地位。

比罗尔博士在新闻稿中表示:“再生能源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力来源,但是如果我们要实现长远的气候、空气质量和供电目标,仍然需要加快部署再生能源。”

自2010年以来,全球再生电力供给成长了60%,这个幅度可满足半个美国经济的电力需求。不过,这个涨幅仅能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成长的一半,另一半仍仰赖燃煤和天然气发电(两者又各自贡献一半)。

IEA基本情境预测,未来五年,再生能源将满足全球需求成长的三分之二。这表示仍需要燃煤和天然气发电来补足成长的需求,只是作用有所减弱,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会成长。

由于大部分需求成长将由再生能源来满足,它们在全球电力结构中占比越来越大。在基本情境下,再生能源(红线和圆点)比例将从现在的25%成长到2024年的30%,五年内成长5个百分点。煤炭(黑煤)是主要被排挤者,将下降至34%,但仍是全球电力的最大贡献者。

由于整体需求的成长,虽然市占下降,在IEA基本情境中,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在未来五年的输出量和排放量仍将增加,天然气尤其如此。

IEA报告中加速情境没有相对应的数据,只知在该情境中,再生能源成长速度超过预期。但是Carbon Brief对IEA预测报告的分析显示,再生能源有机会和燃煤并列全球最大电力来源。

如右上图所示,到2024年,全球电力供给中再生能源比例将达到32%,而煤炭将降至类似的水平。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加速情境下,再生能源也只能满足需求成长的80%,其余由天然气来补足。

再生能源加速发展可能让2024年燃煤发电趋于平缓,甚至开始下降,但不足以达到能满足全球气候目标所需的速度。

与往年一样,IEA提出了三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加速情境,分别是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发展中国家的高投资风险,以及管理各种再生能源与现有电网的整合。

(IEA提及,在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力和太阳能部署曲线的早期阶段,“整合问题”通常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

IEA指出,整合问题通常属于“分散式”太阳能的风险,包括住宅屋顶,以及较大的商业和工业屋顶系统,这些系统往往成本较低。

IEA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弗兰克尔(Paolo Frankl)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这些系统的成本现在已经达到或低于大多数国家的零售电价,2040年成本甚至将进一步下降15-35%,分散式太阳能将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比罗尔博士则表示,该产业具有惊人的潜力,但需要谨慎管理,以平衡分散式太阳能所有者、其他消费者和管理电网的公司的利益。

(编辑:Nicola)

<....

热门资讯